|  站內搜索:
網站首頁 > 社會調查 > 事件揭秘 > 閱讀信息
劉斯郎:為什么西方人不敢隨便下餐館?原來這才是真相
點擊:  作者:劉斯郎    來源:昆侖策網【作者授權】  發布時間:2020-07-08 08:59:37

 

1.png

這幾年在西方生活,我喜歡稱西方是“萬惡的資本主義”,如非親眼所見我自己也不相信這一切,但這都是真實存在的。


最近我寫了很多文章,剖析了新冠肺炎疫情中西方社會所展現出的體制漏洞、應急漏洞、醫療虛空、文化弊端等現實問題。筆者結合親身經歷的解讀,帶來了不錯的普及效果。

但與此同時,我也發現有不少人仍舊執迷于“完美”的西方,沉浸在西方“駐華公知”描繪的美夢中。例如,筆者就曾不止一次在文章評論區中看到這樣的內容:人家西方人收入就是比你中國人高,生活就是比你輕松和幸福。

如此言論,層出不窮,甚至有人不惜以跪拜的口氣說:給我移民的機會,我寧可得新冠肺炎,也要移民去當高收入的西方人。

1.jpg
▲當我們剖析西方社會“現實問題后,出現的一些不滿言論,這些人普遍喜歡強調“西方國家民眾收入高”。

那么,現實真的是這樣嗎?答案顯然不是,否則如何解釋這樣的問題:為什么新冠疫情爆發后他們兜里都沒錢,為什么那么多所謂的高收入人群露宿街頭了?

事實上,如果僅從匯率換算后的貨幣面值進行對比,公知們所描述的“高收入”西方的確是存在的。但這忽略了當地物價、生活支出、實際稅收等影響大眾財富積累的因素。

那么今天,我們就系統性地從稅收額度、隱性費用、公共費用、物價水平等多個角度詳細剖析一下,傳說中無憂無慮的“高收入西方民眾”手里頭的財富,都去了哪里?

1:高稅收偽裝高福利,工資到手先砍一半


很多人都知道西方國家福利好,但卻很少人知道高福利社會背后的“高稅收”政策,這是因為西方“駐華公知”們只告訴眾人前半段的福利故事,后半段強制性高稅收全給掐掉了。

而事實上,西方的高福利制度就是建立在高稅收的政策基礎上的。不過,從現實的角度來看,與其說是福利制度決定了高稅收,還不如說是“高稅收”被以虛空的“高福利”所美化。至于為什么說是“虛空的高福利”,歐美各國在新冠肺炎疫情期間的表現已經演繹得非常具體了,我們就不在此詳解。

我們要談的,是這個“高稅收”的“高”字到底有多高。我相信很多人都沒這個概念,但這卻是打開西方資本主義社會真實面紗至關重要的一個環節。

如果僅從公知和西方媒體公布的數據來看,西方人的人均月收入的確是可觀的,但這些公布的數據通常都是稅前。而根據整體的情況來看,各高收入國家扣完稅后,民眾兜里的錢都沒了近一半,月工資中扣除個人所得稅、醫療稅等雜稅后,只剩下50%左右的實際收入。

2.png
▲最富有的西歐地區,稅前收入都很可觀。但這是“稅前”,他們通常并不公布“稅后”的均值。

我們以收入數據最高的西歐為例,這里整體稅前月收入水平在3000歐元上下,也就是兩萬多人民幣,但扣完稅,很多可能就只剩下一萬多人民幣了。
比如在德國、意大利、法國這三個歐盟軸心國,3000歐的工資實際到手只有1800歐元上下,也就是一萬多人民幣。而且,這只是平均水平,很多人都達不到這個收入水平。

美國的情況或許略好于西歐地區,但對中產階級的稅收性剝削也是很恐怖的。例如在美國加州,普通的正常中產家庭,如果月工資在5000檔,那么到手也只剩下3500美元,和西歐國家差別其實不大。

看到這里很多可能會表示“一兩萬的月收入也足夠了”,因為很多人會單純地以為這一兩萬人民幣在歐美和在中國花是一樣的??墒聦嵅⒉皇沁@樣。

2:高額雜費無處不在,一不經意錢財掏空


第一刀被砍掉一大截稅收額度后,你以為剩下的錢就足夠你揮霍了嗎?這就太天真了,因為還有更多的稅收與雜費,會一步步把你的“資本主義民主美夢”掏空。

例如在歐洲,尤其是西歐的“高收入”國家,用被砍掉一大截的工資去消費,還要面臨各種層出不窮的“萬稅項目”。這其中,最讓人頭疼的,是附著于消費者身上的消費IVA,也就是我們俗稱的消費稅或增值稅,這一稅率普遍在20%上下,例如法國、德國大概是19%,而意大利則超過了22%(曾有官員提案提高到29%,引發抗議后未能成行)。

舉個簡單的例子,筆者曾在歐洲買過一款全球統一售價的電子產品,這款產品人民幣售價大概是1700元上下,在國內1500元左右就能拿到。但同一產品在歐盟高收入地區購買,卻必須繳納額外的19%~22%的消費率,因此筆者額外支付了50歐元的消費稅,1700元的貨品,到手實際支付了約2200元。

2.jpg

除此之外,這一無處不在的消費稅,也讓“下餐館”變得奢侈,因為高昂的餐飲消費稅對吃貨們一點都不友好,這也就是為何總有人吐槽“在西方不敢輕易下餐館”的一個重要因素。

而高昂的消費稅還不是全部,住酒店要額外支付城市稅,這一稅額大概在幾歐元(幾十元人民幣)不等,這錢雖然不多,但一個月到手那么點工資,還這樣七扣八扣,哪還能寬裕得起來呢?更何況,連放屁稅、房屋寬度稅、屋檐長度稅等五花八門的“奇葩稅”都是通過立法合理存在的。

3.png

更讓人受不了的,是關于居民能源使用方面的“服務稅”。早前有旅美華人解讀說,美國雖然電費不算貴,但卻有額外的“服務稅收”,只要你家牽了電,有用沒用都要交這筆錢。有人吐槽說這是“萬惡的資本主義”。

 

1.webp (5).jpg
▲旅美華人吐槽“服務稅”貼出的賬單。

 

但我覺得美國這次真的是被冤枉了,真正在能源這方面“過分收費”的,可能還是“看起來富庶”的西歐國家,能源基礎價格高不說,服務稅收往往還相當高,相關費用絕對能力壓全球。

比如在電費收費方面。以能源收費“最過分”的三個國家來說,德、意、英的電費均價均在2-4人民幣/千瓦時之間,是世界其他地區的數倍。而這還僅僅是能源費用高,服務費還沒算呢。

 

4.png

 

以筆者親身經歷來說,2017年的冬天因為同屋的中國室友第一次來到“美麗的西方”,在懵懂的狀態下偷用1000瓦的取暖燈過冬,雖然僅夜間使用,但一個月后仍舊收到了高達近400歐的電費賬單(約合3000人民幣)。加上煤氣費用,一個月內我們便收到了大概4000人民幣左右的能源賬單,平均到每個人頭上,每個人一個月能源消費也在1000左右。

這不僅僅是冬季取暖耗能大的問題那么簡單,即便無人居住,在正常耗電的情況下,相關基礎費用也是高昂的。例如2020年1月筆者歸國后,租住的屋子里只有一個室友,除了電腦、手機充電外,只有燈泡、熱水器、冰箱在耗電。

按理說,這樣下來電費應該不高。但一個半月后筆者歸來,電費賬單近100歐(約合800人民幣),其中單次收取服務稅就高達18歐(約合140人民幣)。而當地的稅后人均收入,也不過12000人民幣而已。

5.png
6.png
▲今年2月,筆者曾朋友圈公開吐槽過相關問題,引發華人圈不少人的共鳴。

除了這些過分的稅收雜費外,房租貴也是掏空西方中低階層的一個重要因素。

例如,在房租相對便宜的德國、法國、意大利,一個規模不及中國縣城的城市,一間小臥室的租金就能高達300~400歐元(約合2400~3200)人民幣,而有地鐵的中大型城市,價格是翻倍的,甚至是數倍,在大城市地段好的單間甚至可以高達近萬人民幣每月,房租高一部分原因是房東群體壟斷資源所致,另一部分也于政府方面的高昂稅收相掛鉤。

而根據筆者的了解,美國的房租費用則比歐洲國家還要高,而且高出許多。在撰寫本文前,筆者特意聯系了多年旅居美國加州的華人同胞,得到的答案也是這樣的:

 

7.png

8.png

 

當然,如果自己家里有房,那么這部分支出也就省了,但西方社會多數人是沒有房子的,只能租房,因此我們才會看到疫情期間,歐美街頭流浪漢激增的情況,這就是背后的現實原因。

 

9.png

 

此外,即便你有房,其實也免不了與房子相掛鉤的剝削。因為在多數西方國家,不僅租房有高昂的附加稅收,就連全額購買的永久產權房,也有被綁定的高額稅收項目,通常每年在數萬人民幣左右。比如在美國,一套50萬美元的房子,每年就要繳納1萬美元左右的房產稅??偟膩碚f,并不算輕松,更何況還要養房養車呢?

還必須強調的是,因為資本主義社會的免費醫療服務整體上是虛空的,導致一部分人額外的醫療費用也是比較高的,例如一個骨折患者在公立醫院,因為虛空的醫療福利制度致使其手術被安排到半年之后,因此他不得不去收費高昂的私立醫院緊急手術,而這筆費用是要自掏腰包的。
3.jpg

4.jpg
▲這種情況幾乎遍布歐美各國,有錢的可以去私立醫院,沒錢的只能等了。筆者也曾有幸坐飛機回中國看病,一是因為公立醫院等不起,二是因為私立醫院實在太貴。

再有,多數地區基建水平差、除航空業外的公共交通系統并不算發達,乘坐公交、地鐵費用也相對高昂(例如城市公交車,價格是中國的數倍,甚至是10倍,搭公交車的錢在中國能打出租車),因此一些人不得不買車、養車,這又是一筆巨大的開銷。

如此種種,各種潛在的雜費、雜稅,都在不經意間掏空每一個看似“高收入”的西方中低階層,也因此,在西方“月月無余錢”成為了他們的社會常態。

3:人工貴未必是好事,公共服務費用較高


都說西方社會人工費用高,這是很多人所羨慕的,因為很多人單純地認為自己在那樣的環境里就可以賺更多的錢以改善生活,可他們卻忽略了一點:當你個人勞動力“升值”的同時,別人也在升值,社會的整體消費標準也提高了。

總的來說就是,不能單純地以“勞動力價格上漲”來論好壞,而要考慮實際實踐過程中出現的利弊問題。

這就好比五年前,你的工資是3000的時候,理一次頭發是20元錢,五年后的今天,你的工資漲到5000,但理一次頭發變成了50元,這就不能單純地說“你錢變多所以就變富有了”,有可能勞動力升值之后你的日子過得還不如以前。

西方國家“人均高收入”就存在這樣的問題。因為人工成本貴,自然而然就導致公共服務費用成本高,例如同樣是去政府辦事部門辦事,中國養一個窗口公職人員的費用在每月大幾千人民幣左右,而西方發達國家則普遍在兩三萬。

這種差別帶來的現象差異就是:在中國的政務服務窗口辦事,基本免費;而在西方國家的政務服務窗口辦事,經常會被以各種名義收取印花稅、服務稅等,收上去的相關稅費也就用來發放這些“高價勞動力”了。買單的,還是普通大眾。

 

10.png

 

除此之外,凡涉及人工服務的,都很貴。例如在中國打車,上車下車10分鐘不到,撐死也就十幾塊錢,同樣的距離在西歐高收入國家,普通城市少則一百人民幣,旅游城市多則三四百。沒有什么特殊原因,就是因為人工成本貴。

我的一個朋友,買了一輛一萬多歐元的二手代步車,后來車頭撞柱子上了,看那情況在中國撐死幾千元就能解決了,但在當地的修車行,給他的報價卻是7000多歐元,嚇得他把整臺車都丟了。這也是單純的人工成本高所致。

11.png
▲海外華人讀者留言分享“高人工費”的經歷。

我之前還寫過幾篇文章,說的是我家安裝熱水器、洗衣機以及空調的事,文章中也說了,每個師傅上門瞄一眼就走人,走的時候收50歐元(近400人民幣)的上門服務費,而且什么都沒做。最感人的是熱水器600歐元,安裝費要1000歐元,安裝空調也是一樣的情況,人工費高得嚇人。

1.webp (6).jpg

對于絕大數家庭而言,這樣的人工服務費用,實在是太高了,根本就不敢隨意去消費和享受,至少不能像中國人那樣相對輕松地享受。

那么問題來了,社會整體服務費用高的同時,不應該每個人的收入也更高嗎?怎么會出現這種“失衡”的現象呢?

問題其實出在了稅收。在高昂的稅收制度下,消費者一大截、甚至近一半的收入被政府部門取走,而砍掉一大截的工資,所要面對的物價卻沒有相應地變少,因為企業的人工成本擺在那里,并沒有減少,而值得注意的是,工人的工資也要上繳一大部分。

簡單的說就是:社會服務費用和商品定價整體是按照3000元工資定的,但你稅后拿到手的是1500元,你是揣著五毛的工資生活在按一塊錢定價的社會里。

具體可以看下圖:

12.png

在這張圖中可以看出,在按3000定價的這個環境中,你和工廠的工人以及工廠廠方都沒嘗到真正的甜頭,因為你的工資被收走了一半,工人的工資最后也被收走了一半,企業的成本還是維持在3000。在這個過程中,政府背后的相關資本方收走了3000。這看起來很過分,但他們會告訴你這是為了搞高福利和國家建設。

這只是一個模型,現實中可能會有其他微妙變化,但本質是不會變的,千回百轉之后,買單的都是底層民眾。這也就是西方民眾消費吃力、普遍沒有存款的一個重要因素。

4:生活成本整體偏高,餐館擼串近乎奢侈


在很多海外博主的圖文、視頻內容中,我們經常會看到他們強調“國外物價便宜”,而佐證的證據基本上都是美國超市的面包牛奶雞蛋都很便宜,或者是歐洲超市里幾十歐元就能買一大車的食物。

不得不承認,他們所言非虛,是真實的情況。但是,這樣的真實是片面的,因為這些人不會告訴你,價格低的多是高熱量產品,很多還是垃圾食品,而相對健康的、高端一些的食物,價格則往往不菲。就比如,在歐洲COOP連鎖超市,1歐元能買到一整袋工業封裝切片面包,不僅熱量高,也足夠填飽一個成年男性一天的肚子。

13.png
▲這是我在超市里買到的雞腿,三四個烤好的雞腿只相當于20多人民幣,確實很便宜。但我會告訴你,這不代表全部。

如果你沒有錢,你就只能吃一些熱量高的“速食品”。但如果你有點錢,那么你就能改善一下生活,比如買昂貴的手工面餅,或者來幾片奢侈的西班牙火腿和新鮮牛排。但顯然,不是人人都過得起這樣的生活,也不少誰都能天天吃那些高熱量食物的,畢竟吃多了不健康。

事實上,“吃得飽”和“吃得好”根本不是一回事,因此,我們會發現,在西方越是底層,越容易出現“超胖”的情況。

 

14.png

 

其實拋開保障性商品的物價來說,西方社會整體的物價水平是比較高的,至少與其社會稅后的整體收入相比,確實是失衡的。

比如我們前文中提到的餐飲,公知們絕對不會告訴你“富有的西方人天天下餐館吃大餐”,因為那種情況在西方普通家庭不可能存在。你若質問他們,他們可能還會哄你說“老外更想在家里和家人一起享受美食”。

而事實上呢,其實是因為餐館真的太貴了,要想像中國人一樣天天擼串下館子、點外賣,或者大魚大肉買回家做大餐,吃得像中國人一樣豐盛,普通西方家庭可能會吃到破產。

15.png
▲上圖中的菜品,在中國大概一百多人民幣就能吃到了,但在西方卻不可能做到,同樣的菜品價格要在400人民幣上下,在法國、瑞士、盧森堡等更高,瑞士蘇黎世一道單獨的中餐菜品就可高達兩三百人民幣,而且只是家常菜而已。(通常本地菜會比中餐貴)

因此,西方人偶爾吃幾頓好的以改善生活是存在的,但像中國人一樣日日吃大餐過日子是不現實的,這樣的狀態才是更真實的“西方世界”。而那偶爾的“改善生活”也足以其較大的一部分支出,尤其是那些看似高收入的歐洲國家,所以怎么可能出現“大眾手里有錢”的情況呢?

5:資本忽悠超前消費,財富觀念相對淡薄


依我們前文所講,在西方的社會環境中,普通民眾到手的錢真的不算厚實,甚至可以用“拮據”來形容大多數人的生活狀態。

但比稅后的拮據狀態來得更讓人揪心的,是資本家忽悠下的“負資產狀態”,這種狀態通常建立在“超前消費”的基礎上。簡單地說就是:資本家借錢給你,哄你買買買,然后你再不停地打工還錢。

最近這兩年,國內的一些資本家,也慢慢開始這么做了。

我一個開超市的朋友,店里請了一個法國小哥當導購員,而這個小哥已經向店里預支了三個月的工資,用來購物、下餐館以及旅行。中國人可能很少聽說“貸款度假”這個詞,但這個詞在西方社會卻是常見的。

 

16.png

 

在這種普遍化的非理性消費環境中,本就到手財富不多的普通民眾,根本沒辦法好好地存錢,因此,當新冠肺炎疫情爆發后,西方社會的中低層民眾,根本毫無持久的耐力——沒錢,能怎么辦呢?

寫在最后:

撰寫此文,不是為了貶低誰,也不是為了抬高誰,只是希望能讓更多人可以客觀地看待這個世界,而不是繼續沉迷在神化西方的公知謬論中。

西方國家好不好,那是因人而異的,整體其實也還行,至少大體上餓不死人。但你要在那里吹它啥都好,捧得跟仙境似的,那就有點過頭了,我可得問你了:你到底想干嘛?想把中國西方化?

不過,不好意思,想接著忽悠中國人是門都沒有!畢竟這屆中國網民,沒那么好忽悠了。要去那包裝出來的“天堂”,您自個兒去吧!

(作者系郎言志公眾號主筆,去過二十多個西方國家的歸國作者;來源:昆侖策網【作者授權】,轉編自“郎言志”)

【本公眾號所編發文章歡迎轉載,為尊重和維護原創權利,請轉載時務必注明原創作者、來源網站和公眾號。閱讀更多文章,請點擊微信號最后左下角“閱讀原文”】

 


 

【昆侖策研究院】作為綜合性戰略研究和咨詢服務機構,遵循國家憲法和法律,秉持對國家、對社會、對客戶負責,講真話、講實話的信條,追崇研究價值的客觀性、公正性,旨在聚賢才、集民智、析實情、獻明策,為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而奮斗。歡迎您積極參與和投稿。

電子郵箱:[email protected]

更多文章請看《昆侖策網》,網址:

http://www.kunlunce.cn

http://www.995685.tw

責任編輯:紅星
特別申明:

1、本文只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觀點,僅供大家學習參考;

2、本站屬于非營利性網站,如涉及版權和名譽問題,請及時與本站聯系,我們將及時做相應處理;

3、歡迎各位網友光臨閱覽,文明上網,依法守規,IP可查。

熱點排行
  • 一周
  • 一月
  • 半年
  • 建言點贊
  • 一周
  • 一月
  • 半年
  • 圖片新聞

    友情鏈接
  • 186導航
  • 紅旗文稿
  • 人大經濟論壇
  • 光明網
  • 宣講家網
  • 三沙新聞網
  • 西征網
  • 四月網
  • 法律知識大全
  • 法律法規文庫
  • 最高人民法院
  • 最高人民檢察院
  • 中央紀委監察部
  • 共產黨新聞網
  • 新華網
  • 央視網
  • 中國政府網
  • 中國新聞網
  • 全國政協網
  • 全國社科辦
  • 全國人大網
  • 中國軍網
  • 中國社會科學網
  • 人民日報
  • 求是理論網
  • 人民網
  • 備案/許可證編號:京ICP備15015626號-1 昆侖策研究院 版權所有 舉報郵箱:[email protected]
    攜趣HTTP代理服務器
    山东11选5技巧稳赚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