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站內搜索:
網站首頁 > 社會調查 > 事件揭秘 > 閱讀信息
武漢金凰“假黃金案”:到底是誰的坑?
點擊:  作者:綜合    來源:昆侖策網【綜合】  發布時間:2020-07-13 10:06:32

 

1.webp (27).jpg 


83噸“假黃金案”迷局:入庫有錄像,質押有檢測,誰在造假?

 

武漢金凰珠寶老板賈志宏一句 “別了”,留下涉事信托、銀行、保險公司多方糾結。目前,200億元假黃金騙局仍未揭開迷局。

近期,民生信托、東莞信托等已致信投資者,對金凰珠寶假黃金案做出回應,稱維護投資者權益,正通過法律途徑要求保險公司履行對質押假黃金的保險責任。

 

另一方,保險公司并不認賬,中國人保財險直接回應稱,根據合同約定,“假黃金”并不在理賠范圍,不應承擔200多億的理賠。

黃金造假的始作俑者仍未確認,涉事保險、信托機構已開始扯皮,而可以預測的是“假黃金”融資項目湖北三環集團的歸屬將出現變局,旗下的上市公司襄陽軸承或再次易主。

待解疑局

5月22日,民生信托收到武漢金凰珠寶質押黃金檢測結果,送檢金條“表面鍍金,內部成分為銅合金,不是Au999.9足金”,武漢金凰珠寶83噸“假黃金”案爆發,10余家信托金融機構200億貸款產品陷入兌付危機。

據公開報道,從2015年起,武漢金凰珠寶老板賈志宏不斷通過“黃金抵押+保單增信”方式融資,以Au999.9足金為抵押物向金融機構融資,并由中國人保財險湖北分公司對黃金進行鑒定,同時出具企業財產險保單增信,共涉及保單70余筆,保額達300億。

以“雙保險”形式,武漢金凰珠寶共獲得融資額達200億元,目前未到期的存量160億元,對應質押黃金83.03噸,涉及10余家信托等金融機構。

1.webp (28).jpg

【采訪對象提供資料圖】

 

2019年,武漢金凰珠寶經營惡化,其信托貸款等融資產品出現部分兌付延期,以黃金做抵押的信托等融資騙局揭開面紗。

消息稱,早在2019年下半年,東莞信托承接的武漢金凰珠寶信托融資產品陸續延期,出現兌付危機,其隨機抽取金凰珠寶的質押黃金送檢,結果顯示“假黃金”。此后,涉及的黃金質押融資案的信托等機構要求再度檢測,但遭到拒絕。

直至今年5月,民生信托通過法院途徑,要求對武漢金凰珠寶質押黃金進行檢測,結果顯示為銅合金,200億元假黃金案最終爆發。

據初步統計,目前涉及的金融機構達15家,未兌付的融資160億,包括民生信托40.74億元、恒豐銀行38.94億元、東莞信托33.7億元、安信信托19.19億元、四川信托18.1億元。此外,多家銀行和小額貸款公司也被卷入。

假黃金案問題到底出現在哪個環節,多方持續追問,謎底仍未揭開。

民生信托等機構公開的信息顯示,金凰珠寶質押黃金時,中國人保財險武漢分公司等保險公司做了檢測,并為質押黃金開具保單,涉及黃金分別被保管至多家銀行。

入庫時,質押黃金的抽檢鑒定結果為真,并有武漢金凰、保險、信托等多方現場參與見證,全程視頻錄像。為防止中途被調包,質押黃金還采取靜態質押,質押期內不得進行保箱查庫。

武漢金凰珠寶公示信息顯示,質押黃金來源是上海黃交所,有上金所發票,且發票稅單和金條編號一一對應。

正規來源的黃金,質押入庫前為真,之后檢測為假,且入庫銀行保險柜后并無開箱記錄,誰在造假?

據財新周刊報道,賈志宏對信托機構鑒定結果矢口否認,稱“黃金是早年收購的一批老人民銀行金子,成色不太好” ,否認黃金有人為造假可能性。

目前公開的檢測結果僅為東莞信托、民生信托兩家委托的部分,存放在其他銀行保險庫的黃金是否也是假黃金?賈志宏為何放棄從上海金交所融資,選擇保險增信的非常規信托融資模式?涉及的保險公司在前期的黃金檢測結果是否真實,在其中到底扮演了什么角色?保存黃金的銀行至今沒有發聲,被質押黃金保存期是否存在變動?

更奇怪的是,從事發至今已經有近一個月的時間,至今不見相關報警或立案的信息,涉事方懼怕什么?

誰來接盤

在假黃金案事發后,涉事的機構相互扯皮。

“金凰珠寶老板進去是肯定的了,160億未償還的信托貸款是目前信托機構急需解決的問題。”一不愿具名的北京知名律所律師向中國新聞周刊表示,假黃金是誰做的局,當事人最清楚,但被騙的信托機構太多,是否有信托、保險等機構的人參與造假也需要調查。

值得關注的是,參與83噸假黃金項目的信托公司均是中小機構,對于未到期幾十億的信托產品缺少兌付能力,涉事的十多家信托公司僅有民生信托、東莞信托確認將如期兌付,其余信托并未見兌付說明。

2019年66家信托公司的凈利潤排名中,民生信托排名23位,當年凈利潤為9.04億元,四川信托排名40位,凈利潤為5.21億元,東莞信托排名42位,凈利潤為5.01億元,安信信托排名倒數,凈利潤虧損39.7億。

根據前文各家未兌付金額測算,民生信托需要兌付40.74億元、東莞信托需要兌付33.7億元、四川信托需兌付18.1億元,安信信托需兌付19.19億元。
待兌付資金將直接造成涉事信托公司巨額虧損,雖然民生信托、東莞信托答應兌付投資者,兌付資金從何而來,中國新聞周刊并沒有從兩家公司得到答案。

民生信托、東莞信托等對投資者的說明中,均把希望寄托在投保公司。

1.webp (29).jpg

【民生信托說明函】

 

相關信托公司的公開信息顯示,假黃金相關的信托計劃采取了“保險公司承保+實物黃金質押”的核心擔保措施,由保險公司出具條款嚴密的保險單,金凰珠寶為被保險人,信托公司作為受托人,為保險單的第一受益人。

民生信托披露的信息稱,金凰珠寶通過中國人保財險武漢分公司為質押黃金投保,在簽訂的財產險保單中有特別約定清單,規定:“標的黃金的質量和重量如不符合保單約定,即視同發生保險事故,由保險人承擔全部賠償責任。”

民生信托已在第一時間向中國人保財險提起保險索賠,并敦促其履行保險合同,作為保單受益人,民生信托隨后對中國人保財險武漢市分公司提起訴訟。

據《中國銀行保險報》報道,中國人保財險對此訴求不認同,認為根據合同約定,其只對火災、爆炸、雷擊、飛行物體及其他空中運行物體墜落、盜竊、搶劫等6種原因導致的黃金“質量和重量不符合保單約定”承擔保險責任。

同時,中國人保財險認為,其簽訂的保險合同除明確約定保險金請求權主體為被保險人外,保險合同和特別約定條款均未約定保險的“受益人”具有保險金請求權。

就相關問題,中國新聞周刊先后多次聯系中國人保品牌部門,截至發稿未得到任何回應。

奇怪的是,作為被保險人金凰珠寶截至目前并未向中國人保財險提出任何保險索賠。

上海旭燦律師事務所律師菅峰接受媒體采訪表示,根據《保險法》規定,保險公司應只對保險合同中約定的范圍進行賠付。如果該案的索賠申請人,能夠從公安機構拿到這批黃金有被盜、被搶等6種約定的情況的證明,這批黃金仍屬保險公司理賠范圍。如果沒有,則保險公司仍有權拒賠。

中國人保財險承認其承擔了假黃金的保險保單,但是對理賠范圍并不認可,假黃金案的160億待兌付信貸融資,目前能落實的僅有民生信托和東莞信托的73億,其余90億元待兌付賬單誰會買單,中國人保財險作為假黃金質押信托的主要參與者會不會擔負責任,目前投資者只能靜待結果。

國資變局

目前能夠看到的假黃金案最新進展,僅限于信托公司和保險公司的扯皮,而主要參與者金凰珠寶并未作出回應,其旗下還有哪些資產可以作為待付資產兌付給信托產品投資者?

作為上市十年的美國納斯達克中概股公司,金凰珠寶因為巨額負債,早已是負債難行。天眼查顯示,2020年金凰珠寶作為被執行人案件已達22次,累計執行標的額達102.57億元,其中有多個標的被重復執行。目前,其旗下有價值的資產僅剩湖北三環集團。

1.webp (30).jpg
【湖北三環集團股權結構】

之前,金凰珠寶曾以負債高額收購湖北三環集團名震江湖,還因國企混改中湖北三環集團原高管的腐敗案引起爭議,而此次假黃金質押案核心也是圍繞湖北三環集團的國企混改運轉。

2016年,湖北省國企湖北三環集團開啟混改,準備引入戰略投資者,這一大好機會讓賈志宏垂涎。但是彼時的金凰珠寶早已是負債累累。

2017年末,武漢金凰集團負債金額達110.16億元,負債率達84.27%;金凰珠寶的負債金額達25.17億美元,負債率達86.67%,如何吞并湖北三環集團這塊肥肉,通過黃金質押發售信托融資計劃應運而生。

鵬風理財師事務所創始合伙人魏天鵬向中國新聞周刊稱,從2016年開始,金凰珠寶便開始頻繁利用信托公司融資,包括民生信托、長安信托、北方信托、東莞信托、恒豐銀行等多家金融機構。

2018年1月,湖北三環集團混改方案批準,金凰集團通過增資和收購股權方式以69.98億元獲得99.97%股份,通過此舉間接持有上市公司襄陽軸承27.93%股份,成為襄陽軸承控股股東。

根據當時金凰集團的資金安排,其先行支付28億元自有資金,另外還有42億元將通過融資渠道獲得,其中金凰集團旗下的金凰珠寶以黃金抵押貸款為底層資產的信托計劃,便又是融資的一大“主力”。

值得注意的是,收購5個月后,金凰集團就都把所持湖北三環集團的全部股份質押給原出讓方,其融資融資窘境可見一斑。

2018年年底上述收購完成股權交割,但因為湖北三環集團原高管腐敗案,實質性交割卻開啟了無限延期模式。直至此次假黃金債務危機爆發,湖北三環集團實質交割仍沒有定論。

目前金凰集團和賈志宏旗下的股權和資產均處于高比例質押狀態,作為最有價值的資產,湖北三環集團的歸屬將面臨變局,資料顯示,湖北三環集團是湖北省大型制造企業,資產總額240億元,主要從事專用汽車、汽車零部件和數控鍛壓機床產品的生產和經營,其旗下襄陽軸承在深圳上市。

目前深陷假黃金案的信托、銀行、保險等金融機構面臨著投資者百億索賠,湖北三環集團作為金凰集團的核心資產或會成為爭奪標的,但目前湖北三環集團被質押在原出讓方武漢國資部門手中,是否會受到牽連尚不可知,可以肯定的是如果湖北三環集團成為訴訟標的,這一混改國資包括旗下上市公司襄陽軸承將再次易主。

1.png

 

 

【看看律師怎么說?】

 

武漢金凰案:到底是誰的坑?

(上海市浩信律師事務所律師 高依升)

各主流媒體紛紛報道,又有上市公司爆了大雷!

作為國內最大的黃金首飾制造商之一的公司——金凰珠寶,向多家金融機構質押了大量黃金融資,結果這些黃金被拿去檢驗,發現竟然是假黃金。

 

被卷入的機構包括民生信托、東莞信托、安信信托、四川信托、長安信托等。

據悉,目前未到期融資額約160億元,對應質押黃金超過80噸。

一顆大雷:假黃金!

其實,債務逾期早就發生了,但假黃金這顆雷才被引爆。

近幾年來,武漢金凰珠寶通過信托融資非常頻繁,而2019年下半年開始,金凰珠寶涉及長安信托、東莞信托、民生信托等公司的多期信托計劃均出現逾期,相關產品規模合計達數十億元。涉事的多家信托機構遂提起司法程序,法院依法查封了金凰珠寶所質押的黃金。

2020年以來,金凰珠寶作為被執行人案件已達22次,累計執行標的額達102.57億元,其中有多個標的被重復執行。最大的一筆執行標的達16.36億元,公司董事長賈志宏持有的金凰系相關公司的股權也已被凍結。

2020年5月22日,武漢市中級人民法院向民生信托送達的檢測報告顯示,質押黃金質量和重量不符合保險單約定。雷炸了!

信托公司們的風控功夫是否做足?

據報道,有關涉及金凰珠寶相關信托成立時,即通過質押實物黃金和保險公司承保的方式,設置了“雙保險”的風險控制措施。

其中,保險人交付給受益人的標的黃金應經過雙方認可的具有黃金鑒定資質的第三方檢測機構檢測合格。如質量和重量不符合保險單約定,即視同發生保險事故,由保險人承擔全部賠償責任。

拿長安信托-金凰珠寶貸款2號集合資金信托計劃的風控措施來看:

1、黃金質押:

金凰公司提供其合法持有的不低于上金所AU9995標準的實物黃金質押(靜態質押),信托放款前,質押物本金質押率控制在70%以內。

2、保證擔保:

公司法人代表賈志宏承擔個人無限責任保證擔保。

3、監控措施:

質押物管理:①質押實物黃金直接保存于武漢本地商業銀行保管箱中(中國工商銀行(5.250, 0.03, 0.57%)),保管箱封存。②質押期間內,不進行查庫(保證質押物安全),保管箱不開封,做到靜態質押。

質押物保險:質押實物黃金在中國人民財產保險股份有限公司購買財產保險(基本財產險附加盜搶險,同時保險公司承保黃金的重量及質量),該保險的第一受益人為信托受托人;質押黃金接收并存放于銀行保管箱后,保管箱將封存,長安信托及人保財險公司分別持有保管箱鑰匙及密碼;項目存續期間,保管箱不可開封,做到靜態質押。

信托公司們的風控看似無懈可擊,但上海黃金交易所安排有黃金相關的標準質押,武漢金凰是上海黃金交易所的會員單位,最安全的質押就是黃金交易所的標準質押。從黃金成色保障、流動性、變現等方面考慮,標準化質押肯定是不二之選。但信托公司們還是接受了流程復雜,步步需小心的黃金實物質押。

為什么不采用黃金交易所的標準化質押?為什么不采用黃金交易所的標準化質押?為什么不采用黃金交易所的標準化質押?

重要的事情問三遍,就楞沒找到一個擊破選擇實物黃金質押的理由?

金融企業搞合規風控,不僅是要動作到位,而是要真落到實處。

“怪異”的保險條款!

保險公司參與質押融資,常用的條款和保險事件就是質押物的風險損耗和滅失,但案件中的保險條款增加了“如(標的)黃金質量和重量不符合保單約定,即視同發生保險事故,由保險人承擔全部賠償責任”。保險標的是否符合保單約定是保險合同成立或有效的前提,而不是相反,把前提作為保險事故。保險合同這一約定是不是有點“怪異”?可以這樣說,保險公司在整個事件中最吃重,但也最“怪異”。

筆者注意到保險公司的表態。人保方面表示,金凰案件中,人保財險武漢市分公司承保的是財產基本險,與武漢金凰訂立的保險合同條款為在銀保監會正式備案的《財產基本險條款(2009版)》(下稱“保險合同”)。其中保險合同第5條明確約定:“在保險期間內,由于下列原因造成保險標的的損失,保險人按照本保險合同的約定負責賠償:(一)火災;(二)爆炸;(三)雷擊;(四)飛行物體及其他空中運行物體墜落。”由于保險合同第7條將“盜竊、搶劫”責任免除,武漢金凰附加投保了“盜竊、搶劫風險”。因此,人保財險依據保險合同約定,只對上述6種原因導致的黃金“質量和重量不符合保單約定”承擔保險責任。

同時,保險合同第3條明確約定:“本保險合同載明地址內的下列財產未經保險合同雙方特別約定并在保險合同中載明保險價值的,不屬于本保險合同的保險標的:(一) 金銀、珠寶……”鑒于上述條款的限制,雙方通過增加特別約定的方式,將黃金標的擴展承保。特約條款作為保險合同的附件,無法離開保險合同而獨立存在;雙方對于投保險種、保險事故發生、責任免除等事項的約定,仍以保險合同,即《財產基本險條款(2009版)》的約定為基本遵循,財產基本險的屬性沒有發生變化。

這些表態,明白在告訴世人,人保也已發現了怪異,這些怪異與保險本質不符。

另外,人保也指出了信托公司們的一個基本性的錯誤:即使是保險公司的受益人,你也無權直接起訴保險公司。我翻看了很多公開報道,很多質押物保險合同,直接約定債權人為質押物的保險的受益人。這好像法理上不通吧?這不是保險法問題,這是擔保法問題。

大雷爆炸,最后是誰的坑?

如果保險公司能夠承擔責任,那么信托公司們都可萬事大吉。從保險條款上看,也確實是這樣約定。

我們看一下披露出來的《特別約定清單》,該清單“特別約定2”:“本特別約定條款系對保險人的保險責任范圍進行擴展補充,標的黃金的質量和重量由保險人承保。……。如果質量和重量不符合保單及本特別約定清單約定(包括但不限于黃金摻假、純度不足、重量不夠等),即視同發生保險事故,由保險人對收益人承擔全部賠償責任。”

根據特別約定,人保實際上是在向信托公司們保證所質押黃金的質量和重量。這可是白紙黑字,信托公司們完全可以說,不是你這個特別約定,打死我也不接受武漢金凰的質押!

但正象前面表述的那樣,保險公司的條款透著“怪異”。怪異就會什么情況都會出現。

由于條款的怪異,筆者曾懷疑保險單的真假或涉及相關保險公司的內部管理問題。但從人保方面的表態來看,人保要拋開這些不利局面,立足保險合同的本質,在對保險合同的條款理解和解釋上作文章。這個思路如果能夠爭取法院支持,掉坑里的就是信托公司們。

還有另外一個方面對信托公司們也極其不利。如果質押的黃金是假的,那么,直接貼合了刑法上的保險詐騙罪。

虛構保險標的是保險詐騙行為,保險公司不會也不應該將保險標的自身的虛假作為保險事故。

事實和謎底的揭開,也許最終要通過刑事途徑。最后是誰掉坑里,是信托公司們?還是保險公司?我們也邊走邊看吧。

(來源:昆侖策網【綜合】,摘編自“中國新聞周刊”“風控律師”)

【本公眾號所編發文章歡迎轉載,為尊重和維護原創權利,請轉載時務必注明原創作者、來源網站和公眾號。閱讀更多文章,請點擊微信號最后左下角“閱讀原文”】

 


 

【昆侖策研究院】作為綜合性戰略研究和咨詢服務機構,遵循國家憲法和法律,秉持對國家、對社會、對客戶負責,講真話、講實話的信條,追崇研究價值的客觀性、公正性,旨在聚賢才、集民智、析實情、獻明策,為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而奮斗。歡迎您積極參與和投稿。

電子郵箱:[email protected]

更多文章請看《昆侖策網》,網址:

http://www.kunlunce.cn

http://www.995685.tw

責任編輯:紅星
特別申明:

1、本文只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觀點,僅供大家學習參考;

2、本站屬于非營利性網站,如涉及版權和名譽問題,請及時與本站聯系,我們將及時做相應處理;

3、歡迎各位網友光臨閱覽,文明上網,依法守規,IP可查。

熱點排行
  • 一周
  • 一月
  • 半年
  • 建言點贊
  • 一周
  • 一月
  • 半年
  • 圖片新聞

    友情鏈接
  • 186導航
  • 紅旗文稿
  • 人大經濟論壇
  • 光明網
  • 宣講家網
  • 三沙新聞網
  • 西征網
  • 四月網
  • 法律知識大全
  • 法律法規文庫
  • 最高人民法院
  • 最高人民檢察院
  • 中央紀委監察部
  • 共產黨新聞網
  • 新華網
  • 央視網
  • 中國政府網
  • 中國新聞網
  • 全國政協網
  • 全國社科辦
  • 全國人大網
  • 中國軍網
  • 中國社會科學網
  • 人民日報
  • 求是理論網
  • 人民網
  • 備案/許可證編號:京ICP備15015626號-1 昆侖策研究院 版權所有 舉報郵箱:[email protected]
    攜趣HTTP代理服務器
    山东11选5技巧稳赚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