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站內搜索:
網站首頁 > 時事聚焦 > 深度評析 > 閱讀信息
王立華:不是反對什么陰謀論,而是必須查清有沒有陰謀!
點擊:  作者:王立華    來源:昆侖策網【原創】  發布時間:2020-03-16 10:10:53

 

1.webp.jpg

 【新冠病毒。美聯社資料圖】


近日看到,一個自稱是某微生物研究所微生物資源與大數據中心承辦的某網微信公眾號報道:“《LANCET》發表全球學者聯合聲明!全球科學家反對陰謀論,全力支持奮戰在疫情一線的中國科研技術工作者”。文章在網絡媒體上迅速傳播,造成了貌似浩大的反陰謀論氣勢。

“全球學者”真的很唬人,但發布者在留言欄中不斷以作者身份答問露出了馬腳,基本可以確認,這個“全球學者”就是此微信公眾號的主持人。讓人瞬間感到,這個世界上真有吹牛不怕掉底的主。但是,這個自稱“全球學者”的作者,有一個根本問題顯然搞顛倒了,中國人再傻,能把自己正在一線殊死奮戰的廣大科研醫護人員懷疑為搞陰謀嗎?他們不是一樣地苦苦思索這害人惡魔到底是從哪里來的嗎?即便有能力可以在實驗室研制出病毒的那些人,中國公眾也沒有認為他們就是陰謀者。而這個“全球學者”卻揣著明白裝糊涂,故意張冠李戴,把公眾的質疑目標轉移成他們,客觀作用就是離間廣大科研醫護人員,讓他們為某些被人們廣泛質疑的對象背鍋。這種居心叵測的輿論,在抗疫戰爭中已經出現過幾波,但人民群眾的眼睛是雪亮的,正是一些起勁的反陰謀論者,在操縱著掩耳盜鈴的輿論彎彎繞。


要求查清兩場巨大災難背后有沒有陰謀,是中國人民渴望了解事實真相的正當權利,也是維護基本生命安全的強烈要求,避免被國內外敵對勢力妖魔化,還可以避免一些對象可能會錯誤的背鍋,這有什么可怕的?所有人包括“全球學者”都應當全力支持才是,實在想不出什么可反對的理由。這是“全球學者”反對陰謀論就能阻止了的?不能因為涉及科研領域就成了追查禁區,任何對象都沒有不允許質疑的特權,人民當家作主的中國誰也不能有如此特權。

中國公眾確實質疑個別科研人員,那就是武漢病毒研究所與美國合作研究病毒的石正麗。大家本來對石正麗十分推崇,十幾年翻山越嶺去尋找帶病毒的蝙蝠,而且進行了卓有成就的并得了國家獎的研究。2013年10月,非典肆虐中國10周年之際,她在《自然》雜志上發文認為:中華菊頭蝠為非典病毒(SARS-CoV)的貯存宿主。這次新冠病毒肆虐,她又言之鑿鑿地說,這是人類愛吃野味的不良生活習慣引起的。1月23日發文說:云南菊頭蝠身上發現的新冠狀病毒與新冠病毒同源性高達96.2%,表明其自然宿主很有可能是蝙蝠。到今年2月28日,她與高福等人又在《柳葉刀》線上平臺刊文說,新冠病毒與非典病毒完全不同,要求改掉與非典病毒近似的命名,免得引起誤導。

問題在于,既然新冠病毒與非典病毒完全不同,它的來源還是中國的菊頭蝠嗎?時至今日,世界上那么多國家感染新冠病毒的人們,都與云南山洞里的菊頭蝠有關嗎?要知道,菊頭蝠攜帶的冠狀病毒與正在全球肆虐的新冠病毒,即便只有近4%的基因差異也是極大的不同。人類與黑猩猩98%的遺傳基因相同,人和老鼠基因同源性高達99%,怎樣才能在自然進化中變得相同呢?石正麗的一個可能性推測,為什么就變成了輿論主流?怎么就成了不能質疑的結論呢?

對石正麗的說法,人們多么愿意相信是真的。大疫當前,大家對石正麗的聲音非常注意傾聽。畢竟,愛吃和能吃蝙蝠的人非常罕見,這樣的毛病能改也好改。但是,在搜尋石正麗科研成果時驚訝地發現,她對這種病毒的說法,在中國宣揚的結論與在美國論文中的結論,竟然完全不同。

石正麗參與的發表在國際著名期刊《naturemedicine(自然醫學)》第21卷第1508-1513頁(2015年)《一個類似SARS的蝙蝠冠狀病毒群顯示了人類出現的可能性》一文中說:

我們從中國馬蹄蝠分離的RsSHC014-冠狀序列中構建了一種編碼人畜共患冠狀病毒棘突蛋白的嵌合病毒,其背景是SARS冠狀病毒小鼠適應的脊骨。這種雜交病毒使我們能夠評估這種新的棘突蛋白引起疾病的能力,而不必依賴于其自然基礎上其他必要的適應性突變。”


我們當然知道,這項重要研究主要不是石正麗完成的,是由美國人領銜、美國研究人員占絕對優勢、由美國資金贊助的,是北卡羅來納大學教堂山分校拉爾夫·巴里克帶領的一個15人研究團隊的成果,但在這個團隊論文的署名中,寫著武漢病毒所的葛興義、石正麗。在作者貢獻中,葛興義負責假型實驗,石正麗提供了SHC014棘突蛋白序列以及質粒。

一般人可以搞不清楚這個研究成果的性質,但石正麗、葛興義應當知道這是什么意思和意味著什么!


什么是嵌合病毒?查百度百科名詞解釋得知:

“這是一種基因工程重組病毒,在制備技術上并不存在太大問題,但作為重組病毒,在安全性上還有一定的風險,在自然條件下,有病毒之間自發產生重組的例子,可能獲得一些意想不到的新型病毒。”


既然如此,這次的新冠病毒的來源,應當確鑿無誤地存在兩種可能:一是自然起源;一是非自然起源。

石正麗作為一個中國的病毒研究者,公眾并不認為她會研究病毒來禍害中國人民,想她也沒有那樣的動機和膽量敢與全民族為敵。但是,作為一個知情人,明明知道在美國研究機構已經有了這樣的研究成果,明明知道病毒存在兩種以上的可能來源,怎么能在第一時間一口咬定,那是中國人的生活習慣引起,而不可能是其他因素和某種人為因素呢?你認真調查研究了嗎?你的結論證據確鑿嗎?知不知道最早的4個病例中,有3人沒有華南海鮮市場暴露史?怎么連依據你的論文懷疑一下都不行呢?國內外的“全球學者”們到底在害怕什么?

在人們的信仰中,科學研究可以猜測假設,但科學結論必須是實證的,來不得半點虛偽和胡說。任何科研工作者,如果不以證據做結論,或者使用的證據和數據作假,他就與科學沒什么關系了,甚至可以當騙子對待。公眾盯住石正麗不放,不是什么不著調的陰謀論,而是在世界性新冠疫情蔓延,在那么多沒有中國蝙蝠來源的背景下,希望石正麗能用科學態度和科學道理,老老實實地把問題講清楚,免得讓大家再去費心質疑猜測。

在此,也想到幾個亡羊補牢的問題:

(一)要重新審視修改相關科研活動的運作機制


現在看來,武漢病毒所暴露的問題觸目驚心。

我們曾為擁有世界一流的P4實驗室而自豪,它應當是中國人民免于疫災和生物戰爭攻擊的保障和盾牌,應當是默默為國奉獻的絕密單位。我們熟知,研制“兩彈一星”的那些偉大的人民科學家隱名埋姓幾十年,連夫妻之間都絲毫不知。參與研究那些機要國家項目,要經過多少嚴格的政治審查把關,有多少高度警惕的力量守衛著國家機密。敵特間諜縱使千方百計,也搞不到他們想要的東西,最后還一個個被捕落網。

我們真的沒有想到,經過幾十年的不斷蛻變,武漢病毒所的運作機制竟是如此千瘡百孔。可以導致亡國滅族的病毒研究,以得到外國支持、與外國合作、為外國提供幫助、論文發表在外國刊物上、成為外國院士為榮耀,那個視我們為核心威脅的國家早就知道一切,而我們的人民卻什么也不知道。一場生物戰級的大瘟疫開始不久,一篇類似戰損報告的文章就發表在國外,中國人民要查詢有關情況,必須登錄外國網站才能知道。什么原因使事情變得這樣荒謬?真的讓全社會痛心!


開放合作,必須把住國家安全的紅線和對等平等的底線,這應當是基本原則和遵循。如果是制度規則出了問題,使科研人員不得不這樣做,就應當堅決徹底地修改糾正。能開放合作的科研項目開放合作,不能開放合作的科研項目堅決禁止,有關部門必須嚴格監督把關。

我們欣喜地看到,教育部和科技部已經發文,規范高等學校SCI論文相關指標使用、樹立正確評價導向,糾正存在的問題。當然還需要認真研究出更具體的硬核落實措施。這種基于重大教訓的糾錯要大力宣傳,這是黨和國家優良傳統的回歸,應當從高??蒲型茝V到所有相關領域。要讓大家都來認真反思,才能更多地改變那些荒唐錯誤的理念和做法。

中國共產黨最根本的思想路線是實事求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是實踐,最大的法寶是堅持真理、修正錯誤,凡是已經被實踐證明錯誤的一定要糾正過來。只有這樣做,我們的黨和國家才有希望,才能得到人民群眾的真心擁護。

(二)要集中可靠力量高度負責的查清新冠疫情來源


當前公眾最為關心的問題,不是動員起來反對陰謀論,而是要堅決查清病毒來源,堅決查清到底有沒有人為因素,堅決查清背后有沒有某種勢力的策劃和實施。吃了這么大的虧,決不能稀里糊涂的不了了之,這是對國家和民族負責的基本要求。

僅僅十幾年時間,就不得不進行兩次舉國抗疫戰爭。我們至今不知道敵人的確切來源,只是石正麗們一再告訴我們,包括非典病毒都是來自鮮為人知的云南菊頭蝠。但她既沒有回答徐德忠等科學家對非典病毒提出的逆向進化和非自然起源問題,也沒有回答新冠病毒的第一代源頭不在中國的問題,更沒有回答自己為什么里外不一的問題,全國人民還是一頭霧水。必須查清禍國殃民的敵人來自哪里,才有可能避免再次被動挨打的可悲局面。


抗疫戰爭已經取得決定性勝利,要盡快組織可靠力量進行最高級別的調查,要注意保護好相關當事人。以現在的科學技術水平,甚至可以根據病毒基因組序列認定某個患者攜帶的病毒是第幾代,也可以追溯上一代病毒的攜帶者是誰,集中力量徹底調查,包括調查石正麗的云南蝙蝠病毒有沒有傳染路線,對這樣一些重大問題決不能人云亦云,一定要有國家力量調查偵破,拿出比目前更清楚更科學的結論,爭取對中國人民和世界人民有個可靠交代。吃了如此大虧之后,連敵人從哪里來都查不清,是國家和民族的奇恥大辱。

(三)要對全社會包括科研人員進行科學精神教育


社會主義中國的各項事業和工作,都要堅決把為人民服務的宗旨和以人民為中心的根本要求落到實處。科研工作的根本目的是為中國人民和中國富強服務的,衡量科研工作標準決不能是論文至上,更不是在外國發表論文至上。

在這方面暴露出的問題非常嚴重。石正麗等早在2015年就認識到,可能出現這種新冠嵌合病毒及其危害,為什么沒有發出相應的預警?為什么沒有根據這種病毒的特點,及早組織力量研究預防應對辦法和相應的藥品,相反卻在抗疫開始的第一時間,搶先注冊美國實驗藥品在中國的實用專利呢?這到底是什么動機支配的?從最善意的方面去理解,是鉆到錢眼里去的表現,忘記了科研為了什么這個根本性的科學精神。還有,在論文中說可以構建一種嵌合病毒,而在疫情肆虐時卻一口咬定中國人的生活習慣問題,連任何其他可能都不愿意考慮,同樣缺乏一個科研人員應有的科學精神。

還有那個花巨資建成的覆蓋全國全境的信息直報系統,曾說對任何可疑的包括新發或者再發的傳染病會立刻知道,是一個經過驗證的科學信息體系嗎?為什么在疫情考驗中成了笑話?包括高福,一方面在論文上對外國人講人傳人,一方面在國內講沒有人傳人和有限人傳人。明明知道早期發病者中,許多與華南海鮮市場沒有任何關系,為什么在最初的確診條件中,必須有華南海鮮市場的接觸史?到底是什么人這樣規定的?要知道,在這個領域你是著名專家,是最高權威,是國家疾控中心主任,任何其他領域的權威,都不能斷定是不是傳染病,基層診斷標準和國家決策都要聽你們的意見,失掉科學精神會害死人的!


堅持科學精神,堅持以人民為中心,堅持實事求是,堅持說真話不說假話,必須從中國的各界精英們開始做起。
 
 (作者系昆侖策研究院副院長兼秘書長、高級研究員;來源:昆侖策網【原創】


 

【昆侖策研究院】作為綜合性戰略研究和咨詢服務機構,遵循國家憲法和法律,秉持對國家、對社會、對客戶負責,講真話、講實話的信條,追崇研究價值的客觀性、公正性,旨在聚賢才、集民智、析實情、獻明策,為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而奮斗。歡迎您積極參與和投稿。

電子郵箱:[email protected]

更多文章請看《昆侖策網》,網址:

http://www.kunlunce.cn

http://www.995685.tw

責任編輯:紅星
特別申明:

1、本文只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觀點,僅供大家學習參考;

2、本站屬于非營利性網站,如涉及版權和名譽問題,請及時與本站聯系,我們將及時做相應處理;

3、歡迎各位網友光臨閱覽,文明上網,依法守規,IP可查。

熱點排行
  • 一周
  • 一月
  • 半年
  • 建言點贊
  • 一周
  • 一月
  • 半年
  • 圖片新聞

    友情鏈接
  • 186導航
  • 紅旗文稿
  • 人大經濟論壇
  • 光明網
  • 宣講家網
  • 三沙新聞網
  • 西征網
  • 四月網
  • 法律知識大全
  • 法律法規文庫
  • 最高人民法院
  • 最高人民檢察院
  • 中央紀委監察部
  • 共產黨新聞網
  • 新華網
  • 央視網
  • 中國政府網
  • 中國新聞網
  • 全國政協網
  • 全國社科辦
  • 全國人大網
  • 中國軍網
  • 中國社會科學網
  • 人民日報
  • 求是理論網
  • 人民網
  • 備案/許可證編號:京ICP備15015626號-1 昆侖策研究院 版權所有 舉報郵箱:[email protected]
    攜趣HTTP代理服務器
    山东11选5技巧稳赚高手